“现代版阿信”郭松梅:远嫁日本的她,为避家族矛盾回国创业闯出新天地!

蒙令华 3354 2023-05-31 21:46:01

“我就是现代版的阿信,当然没有阿信那么苦”。

4月26日上午,来自全球20余位海外华文媒体人走进中国浙江省,来到了位于千岛湖畔的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汪村的一片茶园。在目睹了茶园完善、一流的设施,感受到游客对茶园“抹茶千家”产品的喜爱,参观完融日式风格与中华传统文化为一体的民宿场馆“三日茶寮”后,大家不由得连连发出赞叹,对一直热情领着参观和讲解的女主人给予了最高肯定。这位女主人就是郭松梅,日本归侨,丸新柴本制茶(杭州)有限公司总经理,她既是这片千亩有机茶园的打造者,同时也是抹茶品牌“抹茶千家”和民宿“三日茶寮”的创始人。

千岛湖最茶园”和深受欢迎的“抹茶千”产品

面对着众人的夸赞,没想到这位穿着得体,透着优雅、成熟、自信的中年女性却面带笑容,爽朗地说出了本文开篇的这一句。

“现代版阿信”“抹茶千家”和民宿“三日茶寮”创始人郭松梅

阿信,一个日本明治年代的女性,山形县佃农谷村家的女儿,同名电视剧曾在中国创下80%的收视率、在日本创下史上最高收视率。阿信作为女人为了生存挣扎、奋斗、创业的故事,可谓风靡一时,一度成为女性创业者代名词。

本文作者与郭松梅(左)合

那么,眼前这位女主人又有着怎么样曲折的奋斗经历呢?带着好奇,日本“东瀛新视野”随后对郭松梅进行了深度采访——

 

为改变命运远嫁日本静冈县,

先生是当地一家百年家族企业的第四代传人

 

郭松梅,山东掖县(现莱州市)人。出生和成长在农村的她,加上受到祖辈和父辈的影响,形成了她典型的山东人性格:坚忍、自信、不服输、敢闯敢干。原来,她的爷爷和爷爷的弟弟当年因为穷去“闯关东”,结果爷爷到了辽宁大连,爷爷的弟弟则去了哈尔滨。12岁那年,郭松梅的父母也带着她和她的两个哥哥来到了大连生活。

郭松梅曾经生活和工作的大连市街景

读完初中后,为减轻家里的负担,郭松梅考上了出来就能工作的当地一所金融中专,1992年毕业后果然被直接分配到当地农业银行。不过,那时的银行吸收存款的任务非常重,这对出生在普通家庭的郭松梅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困难。她清清楚楚地记得,直到辞职前的一个月,自己的工资硬是因为没有完成业绩被扣下950元,只拿了不到500元!这样的工作环境,让她觉得无法再呆下去了。正好在这时,郭松梅嫂子的哥哥从日本传来一条信息:原来,嫂子的哥哥原本在大连一家五星级酒店做厨师,后来被入住的日本客人介绍到大阪一家中华料理店工作,并在这里慢慢结识了许多同乡和当地朋友。他告诉郭松梅说,有一位来自静冈县的日本男士想找中国女生做妻子,问郭松梅愿不愿意。想到当时工作的境况,郭松梅没有更多考虑,答应先见面再说。

郭松梅与柴本婚后的旅行合影


1997年年底,郭松梅跟后来成为她先生的柴本在大连第一次正式见面。当时,郭松梅已经提前知道柴本是静冈县一家有着110年历史的家族企业、一家茶厂的第四代继承人。没想到第一印象,柴本完全不像是企业家或者富家公子的感觉,就是一位老老实实、不善言辞的日本男子,这顿时让郭松梅有了一种可靠的感觉。但更吸引郭松梅的还是柴本颇为英俊的外形和1米76的身高,原来,郭松梅自己身高1米66,她后来回想说,要是对方太矮,可能就不会嫁给他,那就没有后面的事了。彼此都有好感的两人很快确定了关系。

1998年4月底,郭松梅辞去农行的工作,随后与柴本在大连市登记结婚。同年8月20日,她随同已经成为自己先生的柴本一同来到日本静冈县牧之园市定居。位于日本本州岛中部的静冈县是日本的“茶之都”,县内茶叶生产量位居全日本第一,而牧之原市则既是静冈县也是全日本最大的茶生产地。

冈县许多茶园可以远眺富士

郭松梅来到的其实是牧之园市农村地区,跟繁华的大连完全不能相比。但在农村出生和长大的郭松梅并不觉得失落,反而有一种震撼,觉得是跟自己小时候的山东农村相比,日本农村的农业技术特别是农业机械特别发达;其次则是日本茶叶生产技术也相当发达,柴本家的茶厂生产线完全由自己先生一个人控制就可以。

 

大儿子出生让小姑子态度发生改变,

为避免矛家族盾决定回国创业

 

初来到日本,郭松梅度过了一段普通安稳的主妇生活。刚开始,她每天4、5点起床给茶厂员工做早餐,同时收拾前一晚的各种物品。先生也对她很好,让她感受到了作为小女人的幸福;郭松梅也期待能跟着先生好好学习,帮家里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然而,命运却经常喜欢捉弄人,颇为复杂的家族情况让她的人生轨迹后来发生了改变——

初到日本的松梅曾度过一段安稳的主妇生活

原来,柴本19岁那年,年仅50多岁的父亲不幸去世,留下柴本的母亲、柴本自己以及柴本的妹妹三人。作为单传的长子,柴本自然继承了家族企业。但在整个企业里,不善言辞的柴本只负责生产和技术,并没有参与经营方面的事;他的妹妹也就是郭松梅的小姑子因为社交能力强,负责整个企业的对外事务,掌握着所有的客户。

郭松梅结婚时,柴本已经36岁,看起来体质有点弱,但在郭松梅的关心下,并且带着柴本回到中国找中医稍微调理了一下后,郭松梅很快怀孕,他们的第一个儿子也于1999年11月底出生!现任继承人自己有了儿子,本来是高兴的事情,但随后的氛围也有了变化——小姑子对郭松梅的态度来了个急转弯。原来,小姑子已经计划将小儿子过继给哥哥,因此郭松梅和柴本外出送货时,还经常得带上小姑子的小儿子一起外出。但自从怀孕后,郭松梅便感觉到了对方态度上的明显变化。

在忙事业的同时,让两个儿子都健康成长

因为儿媳妇来自中国,日本家婆原本对郭松梅也较为冷落,以至于嫁到日本的郭松梅,一直只能跟先生住在茶叶加工工厂的二楼,冬冷夏热,楼下的机器还特别吵,根本不是正常过日子的地方。但直到大儿子出生,这一情况也没有改变。后来,随着儿子的长大,因为担心小孩子乱触碰机器伤到手,郭松梅就对先生说能不能买房或自建房子搬出去住,怕孩子乱动机器伤到手。没想到先生传递回来的婆婆的话却是拒绝,只是让她先安分过日子。然而有一天郭松梅带孩子去超市回来,看到原先家婆答应给自己盖房子的土地在施工。郭松梅当时还想这是不是给自己在盖房子。没想到一问,原来是因为小姑子离婚后再婚,原来的房子给了前夫,自己需要再建新房子跟后来的丈夫住。这明显不公平的待遇,让郭松梅不愿意再忍受,一气之下就向柴本提出要离婚。老实巴交的柴本当然舍弃不了深爱自己、又给家族带来了继承人的妻子,就对郭松梅说,只要不离婚,就会想办法让母亲帮助郭松梅开始自己的事业。

为避家族纷争,郭松梅自己回到中国(资料配图,与内容无关)

原来,柴本的家族企业原计划要跟一家中国公司在浙江省合资建有机茶园,但后来由于其他原因中方提前撤资了。柴本于是问郭松梅说,如果是我们自己独资的形式你能去做起来吗?已经不愿意承受家族里不正常气氛的郭松梅无心再留在日本,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就这样,2005年,郭松梅回到中国,来到了位于千岛湖边的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汪村,让自己既远离日本家族的矛盾,也打算为自己开辟另一个人生和事业的平台。

 

为家族企业赢得第一块金奖,

得到静冈县一家老牌茶企的信赖和投资

 

尽管家婆一开始对自己的中国媳妇比较冷淡,但看到郭松梅给柴本家带来了继承人,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而且,计划在浙江投资的公司和有机茶园原本就是柴本家族企业的子公司。因此,2005年、2006年,在郭松梅、柴本的陪同下,家婆来中国考察了几次,最后决定给郭松梅投资1亿日元,让郭松梅负责在中国的项目,同时也避免郭松梅跟小姑子正面接触。但家婆也提出条件:中国的公司不能跟日本家族企业生产同一款茶——日本煎茶,以免郭松梅跟小姑子争夺原有的客户、一家日本知名品牌大茶企。促使郭松梅回国创业的另一个原因是,她从没见过面的家公活着的时候曾经想去日本鹿儿岛开发有机茶园,因为去世得早,心愿没能实现。她觉得如果自己如果在中国种植和生产有机茶成功,也算是了却了家公的心愿。

2005年,郭松梅回到国内开辟事业新天地

2005年11月,家婆支付了第一笔投资款5000万日元,“丸新柴本制茶(杭州)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随后,郭松梅开始了有机茶园的建设过程:2005年开始征地和对土地进行整理,2006年开始种植,2010年,种下的第一批茶叶上市。由于产量很少,郭松梅只是临时租用厂房、买了几台小型生产设备制作了一批碧螺春和龙井茶。这一年,静冈县举行每年一度的世界绿茶博览会,正好婆婆和先生说日本的家族茶厂不想参展,就问郭松梅愿不愿意参加,郭松梅便拿着自己制作的碧螺春去参加,没想到竟然拿到了金奖!这让家婆和先生都很惊讶,因为自己家里上百年来生产的茶叶,之前从来没有拿到过金奖。

郭松梅在静冈送展的碧螺春茶叶荣获金奖

在博览会上,郭松梅的获奖还引起了旁边另一家参展商,静冈县当地知名茶企“丸七制茶”会长、一位当时已经80岁的日本老先生注意。这位老会长当时说,自己的企业需要生产抹茶的原料碾茶,他建议郭松梅的茶园生产碾茶,将来如果大规模生产出产品,他可以考虑收购。郭松梅没想到,这件事情后来还真的变成了事实——这还得从郭松梅在千岛湖几次接待日本对华友好人士、著名茶叶专家清水康夫说起。清水康夫是静冈县日中友协的主要成员,对中国非常友好,多次受邀到与静冈县缔结友好省县关系的浙江省访问,也曾多次和夫人到千岛湖观光考察,并参观了郭松梅的茶园,对郭松梅和她的有机茶园留下了深刻印象。巧合的是,清水康夫本来就与“丸七制茶”会长是老熟人,回到日本后,他就向“丸七制茶”会长引荐了郭松梅和“丸新柴本”在千岛湖的茶园,后来经过交流,老会长才想起原来早在静冈县的世界茶叶博览会上就跟郭松梅打过交道。

清水康夫(右一)曾多次考察郭松梅的茶园

在清水康夫的牵线下,2011年,“丸七制茶”和“丸新柴本”达成合作协议,由“丸新柴本”负责生产和提供抹茶的重要原料碾茶。2011年,郭松梅开始购置土地、建设厂房;第二年,第一条包括中国、日本设备都有的生产线开始安装、调试;2013年,经过两年的摸索,“丸七制茶”把生产的第一批碾茶带去日本去参加评比,结果引起了当地茶叶界的轰动,他们想不到中国也能生产出品质这么好的用作抹茶的碾茶!同一年,“丸七制茶”分批次共投资5000万日元给郭松梅,帮助郭松梅新建了一条生产线,并且包下了这条生产线生产的所有碾茶。

 

创业过程如同推石头上山,

其中的艰辛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对于创业,郭松梅是这样描述的:创业就好像一直推着石头在上山,根本不能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下来。而过程中的艰辛滋味,则只有她自己才能深刻体会的。

郭松梅首先面临的是资金上的困难。其实,日本家婆答应投资1亿日元是才分两次给的,其中第二笔,是2009年郭松梅和先生的第二个儿子出生后,家婆看到柴本家的继承人又添新丁,才立即把另一笔共5000万日元汇给了郭松梅。2013年,由于购买土地、建设厂房、添置设备,郭松梅面临着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再加上之前嫁去日本时注销了身份证,导致现在在国内正常贷款,哪怕银行愿意放贷都没办申请和办理。没办法,她一咬牙就借了200万元人民币的高利贷。直到2018年,在大连市侨联的协助下,郭松梅才重新办妥中国身份证,得以正常办理贷款。

业路上奋勇前行的郭松梅

2005年返回中国时,郭松梅带着大儿子先是回到了大连,此后,孩子就一直在大连读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直到上大学才重返日本东京入学。孩子的所有学习和生活费用,郭松梅一次也没有向在日本的先生和家婆要过,也不让孩子主动伸手要一分钱。直到新冠疫情的第一年,孩子从东京去看望父亲和奶奶,郭松梅的家婆也就是孩子的奶奶给了50万日元学费,郭松梅知道后说:“这是奶奶主动给你的,如果你想要,我就不阻拦你。”

再多困难,也没有让郭松梅放弃梦想

在公司管理和制茶技术上,郭松梅遇到的困难也不少。一是先生柴本的专业领域是煎茶,在技术上完全帮不上忙。郭松梅只能自己带领员工不断摸索,中间曾遇到过无数挫折、吃过各种苦头。好在在确定“丸七制茶”的合作关系后,对方先后派出了几位日本专家来中国给予提供技术支持。让郭松梅印象最深刻,其中一位叫稻本的老先生。稻本当时已经退休,身体不好,每天都需要透析,他来到郭松梅在千岛湖的茶园指导时身上都带着透析袋,格外敬业。两年后,稻本先生便去世了。此外,郭松梅还让来自己茶园打工的姨家表弟连续三年前往日本、每次停留三个月,学习茶园管理技术。后来,这位姨家表弟便带着妻子女儿来到浙江跟着郭松梅创业,目前成了公司不可或缺的管理者。

给郭松梅的茶园作出巨大贡献的稻本先生

在家族矛盾和创业过程中吃尽苦头的郭松梅说,作为一名70后,自己又是幸运的。原来,她刚回国时,先在家乡大连注册成立了一家物流公司,同时也看准时机投资房产并连续购置了几套,后来资金紧缺,就一套套把涨了的房子卖掉,把赚来的钱投入到茶园建设上。另外,郭松梅也得到了家乡大连市侨联和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等各级侨联的支持,并于2022年年底担任了淳安县侨联兼职副主席。目前,郭松梅的茶园被评为“千岛湖最美茶园”,又被誉为“新侨美宿”。而作为一位日本静冈县的媳妇,郭松梅在中国把茶园经营得有声有色,也引起了静冈县的重视,2012年,曾经有8位静冈县议员来到中国参观、访问郭松梅的茶园,他们一致称赞说:“柴本家的儿媳妇在中国做得非常好。”

日本静冈县部分议员考察郭松梅的茶园

谈及未来的发展,郭松梅表示,目前已经新增了第三条生产线,继续为下游企业生产碾茶,同时“丸新柴本”自己也开始生产抹茶,并创建了自有品牌“抹茶千家”,并确定了国内有实力的合作对象,准备在全国开上千家“抹茶千家”。今年3月,在东京就读于大学食品专业的大儿子本科毕业。郭松梅表示,未来更希望他能在品牌和终端方面发展,同时在日本打造出一流的抹茶品牌。

郭松梅打造的抹茶产品和民宿“三日茶寮”

至于说到柴本家的百年茶企和家产继承,她表示说,小姑子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不好,但更令人担心的,是她的心思并没有更多放在企业经营和发展上。她说:“我就是现代版的阿信,当然没有阿信那么苦,毕竟家婆是我创业的天使投资人,我也希望自己不负柴本家的期望。”

上一篇:第一届海外华裔青少年中华文化实践大赛开始报名啦
下一篇:2023年最佳航空公司出炉,第一名是这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