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正国际行政书士法人代表兼所长陆渠:从中专生到留学日本,奋斗在东京的他选择放弃大公司独立创业!

蒙令华 4139 2023-05-28 22:57:03

他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中专毕业生——熟悉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在当时带干部指标的年代,初中毕业生考中专算是理想的选择,也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敢于报考;

他有着勇于挑战现状的性格——中专毕业分到农业系统后,尽管工作稳定,但他觉得学历不够理想、不想有遗憾,于是毅然辞职,拿出了全部积蓄赴日留学,在异国他乡开始了大学生涯;

从日本札幌大学毕业后,因为表现优秀,他成为自己实习公司留下的唯一留学生正社员,但有着更大理想的他,两年后跳槽到了东京发展,最后一路成长为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IT部门主管。

日本樱正国际行政书士法人代表、所长陆渠

尽管有着舒适的工作环境,他却没有满足现状,在就职期间拿到了宅地建物取引士资格证书、通过了行政书士合格证,然后一边工作,一边征得公司的同意以个人名义兼职营业,最后于2022年离职独立创业。短短的一年间,他就以专业、细致的服务,为近百位赴日投资者和当地华人企业家解决了从投资经营签证到申领各种资格证书、政府补助等疑难问题,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口碑。

本文作者今年1月在东京采访陆渠(左)后合影留念


他就是陆渠,日本“樱正国际行政书士” 法人代表、所长,同时兼任日本湖南人会副会长、中日志愿者协会副会长。


留学日本,他曾打算

“如果不能毕业,就当作到国外开阔眼界”

 

陆渠,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1994年毕业于长沙农业学校,后在长沙市某区农业系统任职。作为初中毕业考入中专的陆渠,其实是班里的尖子生,因为当时中专生带干部指标,录取分数比上高中还高,他没有更多考虑就作出了选择。

初到北海道时参加札幌美冰雪节的陆渠

工作一段时间后,陆渠发现,之前的不少初中同学继续升入重点高中后又考上大学,毕业后不管是留在长沙还是去广州、深圳等地工作的,收入、个人发展都不错。这让他一下子有了落差,觉得中专学历还是低了些,他先是换专业参加自考,但发现这种方式获得的学历,离开体制后就很难得到承认。恰好在这时,有一位同龄、同样中专毕业的初中同学去了位于日本北海道的札幌大学留学,一年后回到国内,在跟陆渠见面时介绍了那边的情况。陆渠顿时觉得,自己本来就不太适应体制内的工作环境,又和那个同学一样都工作过、有一定积蓄,既然他可以走这条路,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做出同样的选择——去国外读书来提升自己呢?

陆渠在札幌大学时参加留学生交流活动

经过考虑和准备,2002年3月,陆渠辞去工作,来到日本北海道并进入到札幌大学留学。陆渠所上的,是当时由湖南一位知名日语教授促成、以跟湖南某大学联合办学方式办的留学生班,因此到日本后,他得以直接跳过语言学校进入到札幌大学经营学部产业情报学科就读。好在他决定去日本留学后,在夜校补习过一阵日语,再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成绩没被拉下。

陆渠(后排左)和一起赴日留学的初中同学(后排右)在日本友人家

当然,留学最大的困难还是每学期70万日元的学费和每个月的生活费用。原来,那时日元的汇率并不低,留学成本相比现在要高出很多,单单是路费和第一年的学费就花去了他所有的积蓄,还得加上父母的支持。决心已下的陆渠当时甚至想,要是真的不能毕业,那就当作是出国旅游,到国外开阔眼界也行。到第二年再交学费时,家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陆渠只好像其他同学一样开始打工。刚开始由于日语不好,他只能去餐厅刷盘子、做厨师助理帮着削土豆,后来又同时做过送报员和超市理货员的工作,通常是早上3点半就起床送报,到6点送完;下午3点半上完课后,再送一个小时的报纸,然后去超市理货。好在,远离东京等大城市的北海道生活成本并不高,租一间小房子才2.5万日元。而且当时日本经济正处于泡沫上升期,学校对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也特别好,不仅每个学期补助20万日元的餐券,学生第一年回国还能补助机票。但即使是这样,陆渠也经历过尴尬的时候,原来,在结束前两年的留学生活、申请后面两年的签证时,学校突然要求学生必须提供100万日元的存款证明才能办理。陆渠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最后只能找亲戚借才解决了问题,并得以顺利完成学业。

陆渠参加湖南省第八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

直到第四年,因为所学的经营学部产业情报学科跟IT相关,陆渠就找到了当地一家IT公司实习,拿到的时薪较以往打工每小时637日元一下子提高到了1100日元,经济条件也因此迅速改善。

 

成为去实习公司留下的唯一外国留学生正社员,

又为追求梦想来到东京

 

2006年,陆渠从札幌大学顺利毕业。那时候,因为在实习公司表现优异,他被直接留用,成了这家只有20多人的IT公司里唯一的外国留学生正社员,另一位外国人则是打工的形式,而且还是来自俄罗斯的一名大学讲师。

陆渠在北海道夏天与朋友去富良野旅游时留影

陆渠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期限并不长,加上实习总共才两年。这两年时间里,他有幸参与过众多IT软件开发项目,包括北海道的雪天路况监测、三重县的医院药房管理系统等等。但与东京相比,北海道的收入毕竟偏低,一个月才10几万日元,而当时前往东京工作的同学月薪至少都在30万日元以上。对比过后,陆渠决定还是要前往东京发展。2007年5月,在几次往返东京面试之后,他终于来到了东京,进入到一家中国人开的IT派遣公司就职。当时,这种公司的工作形式,基本上都是派遣公司承接了日本各大公司的IT项目,然后将自己公司的社员派遣到日本大公司的现场,而这些日本大公司的工厂往往又在东京周边其他城市。因此那几年,也是陆渠最忙碌的时候,有时得派到东京不同的区,有时则远到神奈川县或其他周边城市的工厂去现场为客户服务。此外,由于一些软件项目是放在中国国内开发,而国内的软件开发虽然在技术上有优势,但由于不能有效对接,往往不是按照日本客户的要求来做,因此品质并不能完全保证,系统也经常出现问题,陆渠还得负责跟国内对接沟通以及负责验收,工作的强度相当高,经常需要加班,有时甚至得通宵。从2007年到2012年的5年间,他换了好几家公司。

2019年12月,本文作者在长沙与陆渠(右)合影

与此同时,陆渠还是利用了一切业余时间,没有放弃给自己充电,通过努力学习,他考上了日本东洋大学研究生(大学院)攻读经营学硕士学位。在攻读学位期间,陆渠通过课堂学习、查阅文献、实地考察以及参加各种学术研究会的研讨,掌握了丰富的经营管理知识,为以后独立创业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基础。通过两年的研究生学习,陆渠顺利取得了经营管理硕士学位,既开阔了视野,也积累了一定人脉。

陆渠(中)获得东洋大学硕士学位后与导师合影

另外,在IT派遣公司工作期间,陆渠没有像不少其他中国籍同事一样,只是打算在日本工作几年就回国因此签约选择做“契约社员”,不需要公司的各种福利,只要求每个月的高薪收入。这是因为,2010年,陆渠与同在一所大学留学、高他一届的女友正式结婚并有了第一个孩子。为了稳定下来以及获得养育孩子的福利,他选择成为正社员,因此到手的收入并不算高。不久,原本回到国内在大学教授日语的爱人又以进修博士的名义再次回到日本,他们很快有了第二个孩子,也买下了自己在东京的第一套房子。妻子也在修完博士后,先在一所专门学校,后来又转到了东京一所语言学院就职。为了家庭的稳定,陆渠于是凭着自己多年的工作经历,结束了之前既不安定、收入也不算高的派遣公司生活,再次跳槽进入到一家日本上市公司工作,成为该公司IT部门的两名中国员工之一兼主管,并在这家企业工作了10年之久。

 

告别舒适圈,

工作10年后再次从上市大公司离职创业

 

陆渠所加入的这家公司是一家跟不动产有关的上市企业,主要业务是承担日本大企业的员工宿舍、办公大楼和其他物业管理等。原来,日本的大企业为了保持员工的稳定,一般都会解决住宿问题,要么让员工自己找宿舍,公司给予补贴,或者以公司名义直接租过来再转租给员工,然后象征性地收取少许费用。陆渠所在的公司,就是负责相关的数据管理以及契约、合同等手续办理。由于业务是以管理为主,因此也就不像以前那样需要经常加班或出差。而且他入职不久,就成为了公司IT部门的主管,不仅收入变高,工作环境也相当舒适。陆渠说,“这个公司因为业绩稳定,所以工作也很稳定,氛围很好,有点像国营企业的感觉,整个集团三、四百人,外国人只有两个,除了我以外,另外一个也是同一部门的中国人,大家也没有把我们当作外国人的感觉。”

资料照片:东京吸引了众多来自中国的IT人才

但对于陆渠来说,一方面,30多岁的他并不想一直就躺在舒适圈中。由于自己的工作与房地产有关,他就开始学习跟房地产有关的知识,并在2018年考取了宅地建物取引士资格证书,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有了独立创业的想法。而且,他还看准了另外一个方向:行政书士;另一方面,2015年,由于自己的母亲查出了癌症,陆渠在把母亲接到日本检查和治疗一段时间后,觉得还是回到国内更合适,就把母亲送了回去。可是这时问题出现了:由于他在公司负责的是最重要的管理系统,虽然不用加班但却每天都得到公司,想看望母亲都需要调整很久才能挤出时间回到国内。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把电脑带了回去,每天就在母亲的病床前一边照顾,一边处理工作。那个时候陆渠就想,还是要争取可以自己自由安排的时间,这样既能照顾母亲,也能更好地处理工作。陆渠更坚定了独立创业的想法,并且直接跟公司表明了态度。一开始,公司总是担心陆渠作为外国人会不会什么时候离开公司回中国,因此每年都找他谈话,问清他的态度并希望他长期留下来;在得知他有创业的想法后,所幸,公司并没有阻拦,只是希望他负责培养新人后再慢慢离开。

正式离职时公司为陆渠(前排左二)举行欢送会

2021年4月,陆渠正式拿到了行政书士资格证书。2022年1月,陆渠正式离职,但由于每年2、3月份是公司业务最繁忙的时候,因此他选择了继续留下来把主要精力用于为公司处理业务,同时以兼职的形式开始自己的行政书士业务,他的处理方式给公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正式离开时,公司还专门为他举行了热闹的欢送会,送上了祝福的鲜花和礼物。


看好行政书士业务,

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赢得好口碑

 

陆渠介绍说,之所以选择行政书士和不动产方向创业,首先就是看好它们,相信它们是一项大有可为的事业;其次,则是跟以前在大公司相比,自己在时间安排上灵活了许多。陆渠介绍说,行政书士是为外国人的在日生活提供全面(在留、入籍、留学、工作、结婚、创业等)支持,拥有国家执业资格的人员。它经日本政府许可,专门接受他人之委托得到报酬,作为代理人对行政单位官公署制作并提出各种文件,特别可以为外国人对日本入管局代理各项签证及居留权、归化等业务,并且还可接受客户委托来从事设立公司法人业务。民事业务部分,对于公正遗言及遗产继承业务及著作权方面也可作为代理人来制作相关法律文件,业务内容广泛达到数千种。

来自中国广州的律师到东京与陆渠(左)交流

随着来自中国国内赴日本投资、获取投资经营签证的需求日益增多,陆渠创办的“樱正国际行政书士”每天都对应着大量的咨询和业务办理。陆渠介绍说,我们提供的是一条龙服务,不仅做签证,还包括投资经营的各种证照,店铺委托租赁,例如民宿的牌照、酒的出口免许牌照,等等。另外,也协助华人在日本的公司申请各种政府补贴、低息贷款等,这也是很重要的业务,目前占比例很大。他说,经过我们的协助,已经有好几家公司申请的补助金获批,这也是在日本投资经营企业的优势之一。据陆渠介绍,目前来自中国国内业务量最多的,还是以经济发达的浙江、广东、上海、北京和香港地区为主。他说,很多客户都是别人办理过后,觉得可靠又快速,价格又合理,于是就给介绍过来了。


在谈到日本目前的房产投资时,陆渠表示,现在中国国内来日本投资房产的人越来越多,其实疫情之前就有这种趋势。早在2019年自己回国开会,就曾在长沙朋友的公司举行了投资说明会。他说,总体上看,因为疫情之前就很热,所以奥运会之后,之前预测的东京房价下跌并没有发生,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供不应求。这其中不仅有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也有来自澳洲、欧美等地的投资,只是方向不一样,比如中国人以购买公寓为主,欧美则以资本方式进入,主要投资大的写字楼。另外,除了海外投资客,日本人自己的需求也很多,特别是疫情这几年,很多之前不买房的人开始考虑买房,或者原本只有一套房的人为了上班和更好的工作环境,开始考虑第二套,因此日本国内的需求也相当旺盛,这正是目前东京、大阪等大都市房价上涨的原因。至于在日本有没有“学区房”,陆渠则表示,这更像是中国人炒作出来的概念,日本中小学生主要还是就近上学,如果是好的学校,只要不是远得离谱,再远家长也会考虑让孩子坐电车公交车去。

END



上一篇:史密森尼国家动物园今年夏天最大看点是什么
下一篇: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要跟美国翻脸了,中东大变局已经开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
×
×